手机现金网-首页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手机现金网-首页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6-07 07:54:3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卫东:我个人认为有两点原因。首先,本次事件中的涉事警察态度十分恶劣。此前发生的类似事件中,只有警察担心黑人会对其构成人身威胁时,才会采取武力。比如,黑人的手放在口袋中可能藏有武器,待在车里不愿下车等。在这种情况下,警察会使用武力来解决。但本次事件中,弗洛伊德并未做出类似行为。警察仅仅怀疑弗洛伊德使用假币,就将其制服在地;在弗洛伊德不断求饶的情况下,涉事警察仍然使用武力,最终导致弗洛伊德死亡。这种结果,是美国民众无法接受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次,弗洛伊德死亡后,美国各级政府的应对不力。在初次尸检报告中,当地检察机构认为弗洛伊德死于心脏病和毒品,然而,这与现实不符。在这两种情况的双重作用下,民众开始走上街头,为弗洛伊德“鸣不平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消极的角度来讲,局势越乱,对特朗普的威胁也就越大。首先,特朗普并未从根本上解决问题,一直在做“表面文章”。这种情况肯定会“得罪”许多摇摆选民,特朗普政府并未表现出解决问题的态度,只是一味维稳,其政治动机便值得怀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卫东:“白人至上”是美国白人根深蒂固的观念。尽管美国的原住民是印第安人,但在美国部分白人的观念里,他们就是美国的原住民,是这片土地的“主人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想从根本上解决黑人遭受暴力执法这一问题,黑人自身需要觉醒。比如,通过改变社会地位、实现崇高理想等方法,彻底改变白人警察对黑人的固有观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卫东:我个人不是十分赞同这个观点,但这种情况对特朗普来说,有利有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法律层面上来看,美国政府为了减少“种族歧视”带来的弊端,已经做了不少努力,但这种努力只是从表面上改善黑人的生活环境。由于黑人和白人日常交往范围不同、社会地位相差较大等原因,隐性歧视一直存在,短期内很难改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特朗普加剧分裂、拜登拉拢摇摆选民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首先,美国是“间接选举”,普选票数多并不代表能当选美国总统。在现任总统和总统候选人的民调相差无几的情况下,根据民调来预测大选的能力十分有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拜登和特朗普处境不一样,角色也不一样。从历史上来看,民主党的选民基础更大。在美国民众中,认定自己是民主党人的数量更多,但是他们的投票积极性不高。所以,拜登除了需要动员民主党选民之外,还需要去拉拢摇摆选民的选票。因此,特朗普与拜登的行为才会出现巨大反差,他们各自都按照自己的风格去吸引选民,政治意味足够明显。